阅读历史 |

第276章 再杀“刘门”修士(一)(1 / 2)

加入书签

这些小门派的修士见状,多数还是乐意的。能进入第七境,所获的修炼资源那将是丰厚的。随便的向地下的储物袋中放些物什,有的是几株草药,有的是几颗灵石......

凡是放过物什的修士,无论多少,宁珂都赠送给一块玉牌。不一会小门派的修士都领着玉牌进入第七境。

“你不行,就两棵二级草药也想换我的玉牌?”

一个散修跟在小门派修士的后面,也想用一点点药材换一块玉牌。

“为什么?!”

这是一个玄级中期的修士,他向储物袋中放入了两棵草药,宁珂却不愿意给他玉牌,不禁有些愠怒。

“你一介散修,没有门派给你撑腰,我凭什么要给你优惠?”

……

“刘门”的八名修士到现在被晒在一旁,也早失去了耐心,见宁珂这么说这个散修,心里反到安定了。

“刘门”带队之人刘欣醒不傻,要不然门派也不会让他带队。从接触宁珂的开始,他就觉得此人古怪、不简单,根本不像一个奴仆。

宁珂杀甘景表现出的干净利落,这让他大惊失色!

甘景的厮杀能力他是知晓的,可只是一个照面胸膛就被剖开,这是多大的实力差距啊!

在第四境,他带着众修士追赶恒倩等人到河谷口的一个高坡时,被宁珂捣鼓的爆炸炸伤了几个人,他才真正意识到宁珂的不凡。

本来他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此人修为虽然低下,手段却层出不穷,行为古怪不走常路,还是少惹为妙。出了秘境,自有刘四长老对付他,自己没有必要出这个头。

在第五和第六境搜索修炼资源时,他没见到宁珂的影子也没听说宁珂有出现,心里还曾暗自庆幸。也许这小子深知得罪了众人,可能捏碎玉牌返回了秘境广场了。

谁曾想,这小子竟在第七境的境门上设置了障碍,支着大牌子,明目张胆的讹诈起修士的物资。自己门派的几个修士攻打帐篷,却被他布置的阵法的反噬之力击伤,他就知道,不想面对的人还是要面对的。

好在他人多势众,修为都在他之上。

他早就暗中告诫众修士要时刻警惕,随时准备将这小子杀了......

……

“就凭这个!”

那散修见宁珂不愿通融,从储物袋中拿出一把镔铁长枪,手腕一抖,就欺向宁珂。

“哼,我怕你的枪?!”

宁珂见那散修拿枪尖指着自己,嘴角却露出一丝有点坏的笑意,他也拿出一把长枪来。

“啊!雷灵枪!......他手上拿的是‘清凉门’的雷灵枪!”

“刘门”的好几位修士,见到宁珂手上的枪,异口同声的叫道。

隐界有点见识的修士,都知道“清凉门”的雷灵枪,“刘门”的偃月刀,“倥偬派”的辟邪剑,是三大门派立世的根基。

雷灵枪是“清凉门”宗姓雷氏的看家兵器,只传雷氏子弟,连宗门的核心弟子也不传授。

这次“清凉门”派有六位雷姓弟子入秘境,刚才入第七境的“清凉门”的雷姓修士,只剩有三位。

此时,宁珂忽然拿出了雷灵抢,恰好印证了宁珂杀“清凉门”修士的说法,而且这把枪一定是抢夺的!

另外三位不见的“清凉门”的雷姓修士,至少有一位与宁珂交过手,想必此人已是凶多吉少。

这也证实了宁珂在第四境,是刻意抵赖杀“清凉门”修士一事的。

那散修见宁珂竟然拿出一杆雷灵抢,也是一惊。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了,毕竟宁珂的修为只有黄级的初期,能把他怎么样?

“好!我俩就斗一番,输了我储物袋里的所有物什全部归你,赢了你只要给我一块玉牌。”

“哼,用不着!在这个秘境中,我除了怕那片激发我脖颈上项圈的玉片,就没有怕的!”宁珂说着,似乎出于本能,用手摸了摸脖子上套着的防逃项圈,“我若输了就按你说的办,我若赢了,你只须留下储物袋中的一半物什。”

“刘门”的修士有两名是玄级,一名是黄级中期,其余都是黄级后期。都不是修炼的雏鸟,没有人不明白鹬蚌相争的道理,都想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

他们闻言,皆退让一边,单等两人相斗。另外的三位散修见状也自然的退让一边。

宁珂花了几天时间,在第七境的境门前布置了很多的法阵。不然,他也不敢在此地公然的支起牌子收取众修士的物资。

他依仗的就是他的法阵。

为了彻底的打击“刘门”的修士,他放过了其他修士,甚至对段敏还低三下四、唯唯诺诺。他根本就没打算让“刘门”的修士进入第七境。

他之所以刁难这四个散修,为的就是段敏!——这个跳梁小丑不除,他心里实在的不爽。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