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九十九章 我喜欢你,但不会再继续了、(1 / 2)

加入书签

“我爱了他这么多年,被耍的团团转。”我开口,用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

可我依旧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变了,变成我既希望看到又害怕看到的同情和怜悯。

“我把他当做最亲密的人,既像哥哥又像爱人。”我看着手机亮起,感受着它的震动和老白设置的山寨土鳖铃声,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是谢雾炊打来的电话,可我真的不想接。

我支起身子,将手机狠狠地扔进垃圾桶,再次靠在栏杆上,听着它一阵又一阵地响着。

愣了片刻,我又仿佛想起了什么,走到垃圾桶旁,在众人无法理解的目光中,将手伸进垃圾桶。

手机在最上面,我把它拿了出来,它还在响,已经5个未接电话了。

我笑着拆开它,将电板拿出来,再将sim卡拔出来,狠狠地掰成两段。

最后我把记忆卡抽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会,我觉得真的没有多久。可是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将记忆卡对准阳光,明媚的日光几乎将我的眼瞳刺伤。

“et,我喜欢你,但不会再继续了。”我将变成金色的记忆卡掰成碎片,轻轻松手。

碎片很轻地在空中散落,甚至还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闭上眼,感觉自己越来越晕。

“你这笨蛋在干些什么?!”一声低沉的怒吼将我思绪扯回,我还没来得及睁眼,便被一个人拉扯着塞进车里。

我茫然地看着他关上车门,又自己坐进驾驶座,再关上车门,沉闷的声音令我一颤。

“谢雾炊……”我看着他的脸,冷峻而颓废,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好好打理便出了门。

他没理我,抽出一支烟,狠狠地点燃,塞进嘴里。

我默默地看他,车里很寂静,烟燃烧的味道也没有令我难受,我就看着他一口又一口地抽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仿佛将它们都吸进了肺里,才吐了出来。

“方汐白,你怎么回事?”他转头看我,语气还是那般严肃。

“我不该找你……”我摇了摇头,“可我没有别人可以找了……”

“到底怎么回事?!”他将烟头塞进车里装了半杯水的被子里,死死地看着我。

我满肚子的话都想说,可是不知从何开口,只好沉默了半天,才从苏雪染的事开始,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他。

我不知道我说了多久,但我知道我说完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

谢雾炊就那样看着我,一言不发地听我诉说,默默无语地看着我流泪。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荒唐,在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的面前,说着自己对别人的喜欢。

这不是比et对我的欺骗更过分么?!

“对不起,我不该说的……”车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我转身,想开门出去。

就在我要推开车门时,谢雾炊终于说了话,“坐好,别动。”

我愣住,而他的手蓦地伸了过来,将我揽进怀里。

他身上还弥漫着烟味,但是出奇地我没有感到厌恶,反而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摸了摸我的头,手心的温暖透过发丝传递给我,我动了动冰冷的手指,感觉脸上的眼泪都干涸了。

“et真的那样对你?”他淡淡地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嗯……”我点了点头,或许谢雾炊会叫我以后都不要理et吧……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我又做得到不再想他么……

谢雾炊再次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令我颤抖,那是绝对出乎意料的一句话。

“我觉得这不是et,他不是这样的人。”

“我爱了他这么多年,被耍的团团转。”我开口,用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

可我依旧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变了,变成我既希望看到又害怕看到的同情和怜悯。

“我把他当做最亲密的人,既像哥哥又像爱人。”我看着手机亮起,感受着它的震动和老白设置的山寨土鳖铃声,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是谢雾炊打来的电话,可我真的不想接。

我支起身子,将手机狠狠地扔进垃圾桶,再次靠在栏杆上,听着它一阵又一阵地响着。

愣了片刻,我又仿佛想起了什么,走到垃圾桶旁,在众人无法理解的目光中,将手伸进垃圾桶。

手机在最上面,我把它拿了出来,它还在响,已经5个未接电话了。

我笑着拆开它,将电板拿出来,再将sim卡拔出来,狠狠地掰成两段。

最后我把记忆卡抽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会,我觉得真的没有多久。可是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将记忆卡对准阳光,明媚的日光几乎将我的眼瞳刺伤。

“et,我喜欢你,但不会再继续了。”我将变成金色的记忆卡掰成碎片,轻轻松手。

碎片很轻地在空中散落,甚至还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闭上眼,感觉自己越来越晕。

“你这笨蛋在干些什么?!”一声低沉的怒吼将我思绪扯回,我还没来得及睁眼,便被一个人拉扯着塞进车里。

我茫然地看着他关上车门,又自己坐进驾驶座,再关上车门,沉闷的声音令我一颤。

“谢雾炊……”我看着他的脸,冷峻而颓废,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好好打理便出了门。

他没理我,抽出一支烟,狠狠地点燃,塞进嘴里。

我默默地看他,车里很寂静,烟燃烧的味道也没有令我难受,我就看着他一口又一口地抽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仿佛将它们都吸进了肺里,才吐了出来。

“方汐白,你怎么回事?”他转头看我,语气还是那般严肃。

“我不该找你……”我摇了摇头,“可我没有别人可以找了……”

“到底怎么回事?!”他将烟头塞进车里装了半杯水的被子里,死死地看着我。

我满肚子的话都想说,可是不知从何开口,只好沉默了半天,才从苏雪染的事开始,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他。

我不知道我说了多久,但我知道我说完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

谢雾炊就那样看着我,一言不发地听我诉说,默默无语地看着我流泪。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荒唐,在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的面前,说着自己对别人的喜欢。

这不是比et对我的欺骗更过分么?!

“对不起,我不该说的……”车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我转身,想开门出去。

就在我要推开车门时,谢雾炊终于说了话,“坐好,别动。”

我愣住,而他的手蓦地伸了过来,将我揽进怀里。

他身上还弥漫着烟味,但是出奇地我没有感到厌恶,反而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摸了摸我的头,手心的温暖透过发丝传递给我,我动了动冰冷的手指,感觉脸上的眼泪都干涸了。

“et真的那样对你?”他淡淡地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嗯……”我点了点头,或许谢雾炊会叫我以后都不要理et吧……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我又做得到不再想他么……

谢雾炊再次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令我颤抖,那是绝对出乎意料的一句话。

“我觉得这不是et,他不是这样的人。”

“我爱了他这么多年,被耍的团团转。”我开口,用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

可我依旧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变了,变成我既希望看到又害怕看到的同情和怜悯。

“我把他当做最亲密的人,既像哥哥又像爱人。”我看着手机亮起,感受着它的震动和老白设置的山寨土鳖铃声,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是谢雾炊打来的电话,可我真的不想接。

我支起身子,将手机狠狠地扔进垃圾桶,再次靠在栏杆上,听着它一阵又一阵地响着。

愣了片刻,我又仿佛想起了什么,走到垃圾桶旁,在众人无法理解的目光中,将手伸进垃圾桶。

手机在最上面,我把它拿了出来,它还在响,已经5个未接电话了。

我笑着拆开它,将电板拿出来,再将sim卡拔出来,狠狠地掰成两段。

最后我把记忆卡抽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会,我觉得真的没有多久。可是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将记忆卡对准阳光,明媚的日光几乎将我的眼瞳刺伤。

“et,我喜欢你,但不会再继续了。”我将变成金色的记忆卡掰成碎片,轻轻松手。

碎片很轻地在空中散落,甚至还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闭上眼,感觉自己越来越晕。

“你这笨蛋在干些什么?!”一声低沉的怒吼将我思绪扯回,我还没来得及睁眼,便被一个人拉扯着塞进车里。

我茫然地看着他关上车门,又自己坐进驾驶座,再关上车门,沉闷的声音令我一颤。

“谢雾炊……”我看着他的脸,冷峻而颓废,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好好打理便出了门。

他没理我,抽出一支烟,狠狠地点燃,塞进嘴里。

我默默地看他,车里很寂静,烟燃烧的味道也没有令我难受,我就看着他一口又一口地抽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仿佛将它们都吸进了肺里,才吐了出来。

“方汐白,你怎么回事?”他转头看我,语气还是那般严肃。

“我不该找你……”我摇了摇头,“可我没有别人可以找了……”

“到底怎么回事?!”他将烟头塞进车里装了半杯水的被子里,死死地看着我。

我满肚子的话都想说,可是不知从何开口,只好沉默了半天,才从苏雪染的事开始,一五一十全都告诉了他。

我不知道我说了多久,但我知道我说完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

谢雾炊就那样看着我,一言不发地听我诉说,默默无语地看着我流泪。

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荒唐,在一个喜欢自己的人的面前,说着自己对别人的喜欢。

这不是比et对我的欺骗更过分么?!

“对不起,我不该说的……”车里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我转身,想开门出去。

就在我要推开车门时,谢雾炊终于说了话,“坐好,别动。”

我愣住,而他的手蓦地伸了过来,将我揽进怀里。

他身上还弥漫着烟味,但是出奇地我没有感到厌恶,反而是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他摸了摸我的头,手心的温暖透过发丝传递给我,我动了动冰冷的手指,感觉脸上的眼泪都干涸了。

“et真的那样对你?”他淡淡地开口,声音有些低沉。

“嗯……”我点了点头,或许谢雾炊会叫我以后都不要理et吧……

可是如果真是这样,我又做得到不再想他么……

谢雾炊再次开口,说出来的话却令我颤抖,那是绝对出乎意料的一句话。

“我觉得这不是et,他不是这样的人。”

“我爱了他这么多年,被耍的团团转。”我开口,用没有人听得到的声音。

可我依旧觉得他们看我的眼神变了,变成我既希望看到又害怕看到的同情和怜悯。

“我把他当做最亲密的人,既像哥哥又像爱人。”我看着手机亮起,感受着它的震动和老白设置的山寨土鳖铃声,没由来的一阵烦躁。

是谢雾炊打来的电话,可我真的不想接。

我支起身子,将手机狠狠地扔进垃圾桶,再次靠在栏杆上,听着它一阵又一阵地响着。

愣了片刻,我又仿佛想起了什么,走到垃圾桶旁,在众人无法理解的目光中,将手伸进垃圾桶。

手机在最上面,我把它拿了出来,它还在响,已经5个未接电话了。

我笑着拆开它,将电板拿出来,再将sim卡拔出来,狠狠地掰成两段。

最后我把记忆卡抽出,小心翼翼地看了一会,我觉得真的没有多久。可是我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将记忆卡对准阳光,明媚的日光几乎将我的眼瞳刺伤。

“et,我喜欢你,但不会再继续了。”我将变成金色的记忆卡掰成碎片,轻轻松手。

碎片很轻地在空中散落,甚至还落在了我的脸上。

我闭上眼,感觉自己越来越晕。

“你这笨蛋在干些什么?!”一声低沉的怒吼将我思绪扯回,我还没来得及睁眼,便被一个人拉扯着塞进车里。

我茫然地看着他关上车门,又自己坐进驾驶座,再关上车门,沉闷的声音令我一颤。

“谢雾炊……”我看着他的脸,冷峻而颓废,甚至连头发都没有好好打理便出了门。

他没理我,抽出一支烟,狠狠地点燃,塞进嘴里。

我默默地看他,车里很寂静,烟燃烧的味道也没有令我难受,我就看着他一口又一口地抽着。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仿佛将它们都吸进了肺里,才吐了出来。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