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一章,一只绣花鞋(1 / 2)

加入书签

父亲是个护林员。原本我早就打算不让他做下去,不过他一直都固执地坚持着。

不过终于还是出事了。他生了病,还好发现得早,这才捡回了一条命,不过也不得不在医院里住上好一段时间,头脑还有些不清楚。

他的上级也来看望过,还把我拉到了一边,说现在人手也紧缺,一时腾不出人手来接替你父亲,反正你暂时也处于假期,不如就去山上顶替你父亲一段时间?

这还是不是人?父亲那也算是工伤吧?虽然这可能跟他平常抽烟喝酒有关系。

我还没有说话,那领导就又接着说:你看,你父亲还有两个月就退休了,要是在这个关键的时刻没有顶上的话,那退休后的工资也是一个问题,你不是刚好有两个月左右的假吗?要是少个三五天的也没什么,但是这两个月没人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你去顶替他一段时间,也算是安了你父亲的心,以后退休工资这一块也好商量。

我思考了一下,终于点头同意了。

山上我当然去过,怕倒是不怕,问题是实在有些孤单而已。还好现在有手机,要是再带个电瓶上去的话,应该还可以过得蛮舒服的。

父亲这边有母亲照顾着,应该也没有什么大问题。父亲顺利退休,对于我们整个家和对他自己也有好处。毕竟父亲干了这么久,要是退休这一块出问题的话,他心里面也会留下遗憾的。

所以我同意了父亲的这位领导的提议,跟母亲说了一声,收拾了几件衣服又买了一个电瓶,顺便买了几斤水果,就骑着摩托车出发。

父亲看护的山林在老家那边,那边居住的人已经很少,能搬走的都搬到城里去了。留下的青年壮年也都外出工作,留下的也只是一些老人而已。

到了老家时,已经是下午,循着记忆找到了三叔公的家,三叔公正在家里喂鸡,看到我来马上就又是泡茶又是让坐的。倒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起来。

说了些闲话,放下了水果,又把摩托也寄放在这里,带着行装就上山。

那你要小心点,特别是晚上。三叔公还特意交待。

我晓得的。你放心,我这么大的人了,不会怕的。

就是怕有毒虫之类的。还有,你老爸性格比较怪,一直都留在山上,很少下来,这次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好像是中邪了一样,所以你更要小心。

还中邪呢。说是中暑的话我倒是相信的。现在哪里来的什么邪呢?

以前比较小的时候,我也曾在父亲建在山上的小木棚里面居住过。那里离老家并不算太远,不过是在山顶上,这样一来视野比较开阔,万一有什么火灾或者有人盗伐之类的也能看得比较清楚。

以前盗伐倒是比较严重,而且上山的人也多,所以危险性是更大一点的。比如说在山上丢烟头之类的事,肯定禁止不了,所以有一定的危险发生森林火灾。

但是现在哪里还有人真的去盗伐木头的?有那个精力与时间,还不如去打打零工来得实在呢。

所以在我的想象中,这护山巡山之类的,现在看来也比较轻松。

我只是有点担心会不会有毒蛇而已。

依稀还能看到当初的那条踩出来的山路,不过现在也长上了草,隔远了就看不清;但至少不会迷失方向,因为还能远远看到山顶父亲建的那个小木棚。

沿着山道一路上山。先翻过了一个小山头,离父亲的小木棚更近了一些。那在另一个更高一些的山顶上。

山上多是松树之类的,倒是真的看到有野兔子忽然从草丛中窜出。还记得以前父亲有一把鸟铳,也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不知道是不是上交了。

如果没有上交的话,我倒是可以打打猎。

花了一个多小时中途还休息了一下,主要是看到有一棵杨梅树,虽然杨梅全都是青的,不过想一想过一段时间也就熟了,倒是可以先采一点看能不能泡一点酒,所以就采了一点,随手塞在裤袋里。

这个木棚显得非常破败,连房顶都破了一个角,根本就挡不了雨。我不禁呆住了。

而且里面根本就不像有人住的样子。那个用一些木头搭架子上面架着几块木板的简易床上,也根本就没有铺盖。

更没有其他的家具。

我晕,父亲竟然不住这里?

我不禁有些傻眼。

那么他这些年住在哪里?

我只能走出木棚,转目眺望,倒是可以看到下面的山谷竟然能看到一个木棚。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