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章 一抹倩影(2 / 2)

加入书签

我不由得全身都颤抖了一下,不由得轻骂起来:又没有鬼,怕什么,再说了手上还有武器,我还是一个成年人,有什么好怕的?要是说出去还不丢人?

这时我又注意到在这坐坟的前面的一棵大腿粗细的松树下摆着一块石头,显得很干净。这石头扁平状,料想应该是父亲经常坐的原因,所以才这么光滑与干净。

父亲没事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而放眼看过去,踩出来的痕迹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再往前草就浓密了,根本就看不出来有路。

所以现在这么想来,父亲经常到这坟前来坐坐。

但是他花那么多时间过来这里干什么?

不会是那只绣花鞋他就是从这里挖出来的吧?

果然还有些新泥;真要钻进坟里面的话,那个洞也够大,可以钻得进去。

但一想到里面可能还会有白骨骷髅头之类的,我就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父亲是老护林员,他真的要钻的话,那也是肯定敢的。

我不由得感到一阵恶心。或许父亲在这山里孤独久了,所以心里就产生了一些奇怪的想法也说不准。

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的寂静实在让我有点受不了,所以马上打道回府。

返回了小木棚之后,心却安静不下来。总是感觉这事情来得有些诡异。

至于父样的病情,医生也只是说发高烧,要不是发现得早,还会有生命危险。而从小木棚里面干净的程度来讲,这种说法我还是有点不相信的。

如果发高烧了好几天,屋子里不会保持得这么干净的。应该会比较散乱。

我有些丧气地躺到床上,拿出手机,举高一些,也查找不到信号。

时间就在抱着手机看小说的状态中过去。

其实想来,也可以住出去一些的,没有必要就住在这山谷里面,主要是之前为了抓盗伐的人,确实有必要住在山里。

只不过后来基本没有了盗伐之后,父亲依然住在这里,就有点想不通了。

看来他的性格也完全变了。

起身做了饭,没有肉,就只能炒了个白菜下饭。思量着明天可以试试身手看能不能打点野味改善一下伙食。

山里的夜更早一些到来。躺在床上,点上了油灯,举着手机看小说,外面就已经黑了。

然后什么声音都来了。

比如说蛐蛐开始叫了;夜鸟也发出了咕咕的叫声;不时还能听到小动物从屋旁草丛里跑过去的声音。

但是奇怪的是,如此多的声音汇聚到一起,却又显得寂静起来。

而这时,忽然鸡舍里面响起了鸡扑腾的声音。

我猛然坐了起来:难道还有黄鼠狼来偷鸡不成?

坐起来之后鸡倒是不扑腾了。

那油灯的火焰微微弯了弯腰,影子也摇了摇。

门倒是开了一线,从外面吹进来一丝凉风。外面的月光看起来比较亮。

然后我就看到外面似乎有一片红色过去。

我吓了一跳:这又是什么鬼?!

我一把抓起了手电筒,顺手就操起了放在床边的柴刀,胆子还是有点不够用。在这深山里,只有我一个人,万一真的要是冒出个什么鬼怪的话,那不是惨了?

虽然一直受的教育都在说这个世界并没有鬼。

这时又响起了呜呜的声音,这风声此时听来有些吓人。

我轻咬着牙,一手抓着手电一手抓着柴刀轻手轻脚往门外走去。

这时从门缝又可以看到一抹红影飘过去。

我猛然开门,却只见前面的林中似乎正有一抹红色的倩影隐入了其中,不见踪影。

从背影上看,倒像是一个女人。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